Silence Dog

Come on.Face your end.

参加滚吧活动的图

回来了(?)

唤鳞者(一)

魔改原lore
一堆私设
没打过fl,sp?没事

        山谷里静悄悄的。
        新一天的太阳升起来了。
        阳光穿过薄薄的云,照耀着唤鳞山峰。
        峰顶那小小的平台上,盛满了金光。
        可台上积着的冰雪从不会因这份温暖而融化,石雕之龙上挂着的冰柱也只增不减。
        通向平台的沉重石门被推开了。沉淀下的尘灰被搅动,在新鲜的空气里迷茫地漂浮。
        一身黑色重甲的诺德人走了出来,迎着冰冷的气流伸了个懒腰。她摘下头盔顺手抛到一边。
        金色的长发垂落下来,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她向前走去。铁靴与石板敲击,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Zaan在石雕前停下,仰起头。
        这是她命人为一头龙所塑的像。
        而那头龙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
        手指轻轻搭上一只石龙的额上。
        她摩挲着光滑冰冷的石料。
        像对一位恋人那样,她的眼睛里满是温柔。
       
       
        龙是会受伤的。
        她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想。
        那头龙卧在雪地里,像是睡着了。被血染的积雪红得刺眼。
        她蹲下来,再一次探出头。
        它一定很疼吧?
        她悄悄地往前。
        她挪到了龙的身边。只要它转身一个吐息,或移动下后肢,她便会消失在这个世上。
        龙仍一动不动。
        她很容易地发现了伤口。它的左腿上有一处裂口,鳞片也被刮掉了不少。伤口仍在往外渗着大颗大颗的血珠。
        她撕开自己破旧的衣服为它包扎。手指冻得不利索了,又沾满了血变得黏黏糊糊的,这弄得她连打结都极为艰难。
        包扎好了。现在她身上只剩下一件薄薄的内衣,冷得直打哆嗦。
        她只是想帮助它罢了。虽然这可能并不值得。
        她摸摸它的鳞片,试徒获取一些温暖。
        可龙的身上同样冰冷。
        该下山了,不然,连诺德人无法抵御的寒冷将袭卷这里。她抱着双臂蜷缩在龙的脚边。龙庞大的身躯可以为她挡住狂风。
        大地突然抖动起来。她起初惊讶地抬头望山(雪崩了吗?),而后突然反应过来。
        是龙站了起来。它转过头来看着她。那对金黄的眼睛盯得她全身发毛。她恐惧极了,摸索爬着往后退去。
        它的一只脚抬起又落下,溅起巨大的雪浪。她尖叫了一声跳起来转身疯跑,中途不小心被枯藤绊倒,摔在棱角锋利的石块上磕破了膝盖。可她什么也不顾了,没命地往山下狂奔。
        龙看了看包扎好的伤口,扭回头看了看那行歪歪扭扭的脚印。它仰起头咆哮。吼声穿过迷雾,在灰蒙蒙的天空里回荡。
       
        回到居住的小镇时,已是傍晚。
        小镇同样被厚厚的雪所覆盖。昏黄里,人们纷纷点起灯。暖光透过木格子窗,照亮了飘飞的雪花。
        天很冷,守卫也都回家歇息了。
        路上只剩下她一个。
        平整的雪地上,也只出现了一行深深的足迹。
        乱跑?小心跑丢。龙可不喜欢不乖的孩子!母亲恐吓小孩的声音隐约传出。她跑过去扒着窗台,有些羡慕地听着。
        越来越冷了。她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跑开。
        一,二,三。她默数三下,拐了个弯来到一幢小房子前。
        她跑上台阶,敲了敲门然后掏出钥匙打开。
        是预料中的黑暗。
        她在等待着什么?
        父母早已在激烈的战斗中离去,自小陪伴她的黑犬不久前也惨死在巨熊爪下。
        十二岁的她,一个人艰难地生活着。
        她甚至没有名字。父母死去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哇哇大哭的小婴儿。
        她没什么可期待的。
        一阵狂风刮来,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火焰升起来了。
        跃动的红与黄,是这灰暗与破旧中唯一的鲜活。
        她跪在壁炉前,悉心料理着串在铁钎上的干肉。
        她不会做出那些奇异的花样,之前也总是烤焦食物。
        不过,现在她已经能熟练处理那些食材了。
        舔了舔手上的油,她起身去墙角边瘸了一条腿的柜子里找衣服。柜子里没有什么,仅有的几件旧棉袍整齐地叠放在最底层,上头搁着一小罐药水。
        她抽出一件袍子披上,取出药水搽了伤口。
        伤口疼得她呲牙咧嘴。
        踉踉跄跄地走回到炉边,她吃下了简单的晚餐。一盘兔肉,一杯清水,便足够填饱肚子了。
        擦净铁钎,她已无事可做。
        躺在兽皮铺成的暖床里,她顺手抓起那本看了千百遍的书来。有次外出,她偶然在雪地里拾到了它。
        它介绍了一个宗教,一个崇拜龙的宗教,拜龙教。拜龙教仍存在于世,信教的人们正不断增加着。
        是的,教徒们崇拜着龙。他们赞美它,将美酒佳肴摆在供桌上等待它。龙咆哮着降落,而他们虔诚地伏在它面前。
        或许这就是我想帮助它的原因吧?她想起了那头受伤的龙。
        我曾经并不知道这个宗教呢。可就算现在我知道了,我又有资格加入吗?她又想。
        眼皮沉重地合上了,书从她的手里滑落。她睡着了。
       
        再见它,已是第二天。
        她上山去察看自己设下的陷阱。很不错,有几只愚蠢的野兔被绳子套住脚踝吊了起来。她抓下它们,挨个拧断它们的脖子。
        未来的一个星期都不会挨饿了。她很开心地笑了。她很少笑,因为能让她开心的事情实在太少了。
        她摸摸袍子的口袋,那里面有一大块肉干。
        龙会吃吗?
        那是她能供给它的唯一东西了。
        她没有想过当什么信徒。她只是想看看它,认识它,远远地瞧着它就好。
        就算自己并不受待见。
        龙仍在那儿,不过是醒着的罢了。
        它听见响动,便转过头来望着这。硕大的灰色头颅朝向她。
        她不知所措地僵住了。恐惧趁机攀了上来,积累的一点勇气瞬间瓦解崩塌。她只剩下逃走的想法。
        Zu'u Los Thurvokun,Fos Los Hi Laan Wah Dreh?
        龙说话了。
        呃,呃……我……我只是想……想来看看你……她咬着牙,忍住不让自己被吓晕过去。
        龙扬起头。
        我带了吃的……请别……别吃我……她瑟瑟发抖地缩成一团。
        Fos?
        唔……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她将干肉小心翼翼地从压实的雪上推过去。龙张了张翅膀,埋头寻找着,拱起雪来。
        她突然觉得它并不是那么可怕,并没有书中那般冷漠疏远。
        你是……叫Thurvokun么?她回忆起它的话来。
        龙已经找到了干肉并吃掉了它。此时听见她的话,龙便抬起头来。这又吓了她一跳。
        Grahk。
        龙向她爬过来。
        抱歉……我得走啦!她后退几步,准备溜走。
        Zaan。龙说。它往侧方挪动了几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什……么?无路可逃的她只好再次蜷成一团,可怜兮兮地与它对视。
        Zaan。
        你……是在称呼我?
        Grahk。
        …………
        她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字。
        她笑了。
        Zaan。她记住了它。
        不过,除Thurvokun和Zaan自己外,不会再有谁知道它了吧?不过那也没关系,本来也不会有什么人认识她。
       
        Zaan不知道的是,Thurvokun是一头相当强大的龙,它有很多追随者。那些追随者后来全成了它的信徒。
        Zaan也不知道的是,她为Thurvokun包扎用的布在当晚就被剪掉了。教徒们熬了上好的药水,仔细为它治疗伤口。而Thurvokun吃了他们供给它的山珍海味,一点也不饿。
        而Thurvokun只是出于好奇,才会留在这里。只是出于方便,才唤她为Zaan。
        不过就算她知道了这些,她也不会太在乎。
        有人比她更能帮助它,她很高兴。
        就算只是龙的无心之举,她也不会抛弃这个名字。
        她只是个平凡的女孩。能靠近一条龙,已经是莫大的奢侈。
       
        她每天都会来看它。
        Thurvokun直接了当地告诉她,自己并不需要她的食物。信徒会提供充足的食物。
        可Zaan还是傻傻地带东西过来。通常是熟肉,有时是一包雪浆果。不过那些吃的它还是会选择吃掉,毕竟它们连塞牙缝都不够,它不会吃撑。
        而且是供品。
        她习惯地坐在离它不远的地方,托着腮望着它出神。她所能为龙做的一般是给它挠挠痒,清理鳞片上的泥浆。Zaan觉得自己似乎能感受到Thurvokun的心情,能敏锐地察觉到它的不舒适。
        就像生出了一种联系一样。
        她有些痴地望着它,目光温柔似水。
        龙能感觉到她热切的注视。
        你很漂亮。Thurvokun说。
        呃,是吗?谢谢……她的脸顿时红了。她慌忙别过头去。Zaan摸摸胸口,心跳乱得厉害。
        我得离开了。她匆匆地告别。她没注意脚下,结果被一块凸起的石头绊住,差点从山上滚到山下。
       
        Zaan在十五岁那年离开了小镇。
        那一年,一群强盗洗劫了这里。他们将刀刺进壮年们的心脏,砍断老人的脖子,勒死了号哭的幼童。
        他们抓走了镇里瑟瑟发抖的少女们。
        这些可怜的少女会沦为他们的玩物。一旦腻了,等待她们的同样是死亡。
        Zaan是被抓走的少女中的一个。她同样是最小的那个。
        她恐惧地回望着燃烧的房屋。焚裂的噼啪声,绝望的哭喊声,粗鲁的呵斥声充满了她的耳朵。强盗们正驱赶她们远离,她没有多看一眼的机会。
        在死亡的威压之前,她们失去了斗志,乖巧地顺从了。
        “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一个强盗走近,抬起她的下巴端详了她一番,毫不掩饰地狞笑起来。
        她厌恶地挣脱那只脏手。
        “就是不乖,得好好教训一番。”对方搡了她一把(zaan差点摔倒),恶毒地说。
        Zaan不愿去想可能会发生的事,她感到恶心。她垂下头,快走几步,更深地扎进人堆里。
        一个念头在她的脑海中闪过:Thurvokun会救她吗?
        她嘲笑着这个想法。
        龙为什么要来救一个于它无用的平凡人?她不是龙祭司,连信徒都不是。
        就算是信徒,龙也很少理他们。
        只是……
        一个妄想罢了。
       
        十来个少女,被赶着走下台阶,推进阴暗的囚禁室。
        “如果能让我们高兴的话,可能还会饶你们一条小命。”负责看守的强盗得意扬了扬手中的钥匙。
        Zaan缩在冰冷的角落休息。
        她吸了一口带着腐败味的空气,差点吐出来。
        这里也曾关过别的可怜虫。她的目光落到铁栏杆外的一小堆骷髅头上,不少骨头上还带着干涸的血。
        楼上传来的惨叫声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着。
        “他们动手了,”一个少女面色苍白,“我不敢相信…他们真的动手了……他们是在杀她……”
       
        Zaan在这里呆了四天。
        囚禁室里只剩下五个人,以及一具尸体。
        尸体是昨天才有的。昨天上午,强盗抓走了一对姐妹中的一个,而另一个抓着铁栏哭喊。
        “放开我妹妹……我可以去……放开她……”姐姐将手伸出,想去抓妹妹的头发,可太远了,没能成功。
        “姐姐……救救我……”妹妹的眼睛里满是惊恐,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看守者的脸色越来越不耐烦。他大步走来。
        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了姐姐的心口。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匕首被抽走了。她捂住流血的伤口,身体无力地贴着铁杆滑下。
        “真是令人烦躁,”他望着尸体倒下,讥讽地笑了笑,“反正都得死。算了,还便宜你了。”
        今天会是谁呢?Zaan蜷缩起来,将头枕在膝盖上。他们并没有人送饭来。好在她的口袋里还有些干粮。她靠这点儿食物保证了体力。
        脚步声响了起来。有人正沿着楼梯走下。
        来人从外往里瞧了瞧。
        “你。”他指指Zaan。
        她站了起来。看守者打开门,让她走出来。
        心脏狂跳。
        冰凉的感觉从脖子上蔓延开来。一把刀抵在她的后颈上,逼着她往前。
        希望上面那群人不那么警惕,这样我就能弄倒他们了。她在心里暗暗祈祷。
        他们走出屋子,来到一处宽敞的空地。已是傍晚,太阳西斜,天空铺满了彩霞。
        空地里坐着十几个强盗,他们已享用过晚餐,正在谈天。见到Zaan过来,他们停止了闲聊,站了起来。
        “这家伙看起来还没怎么发育,”一个强盗皱眉,“那群蠢货为什么要捉这种东西回来?”
        “谁知道。这种幼齿的小东西尝起来说不定有另一番味道。”另一个强盗笑了,呲起黄牙。
        刀被随意地扔在一边。他们太放松了。
        Zaan小心地往前移动,尽量与唯一有凶器的人远点。
        “过来,小家伙。”第一个强盗喷着带着浓浓酒味的气流,招呼她。“在这儿坐着。”他拍拍自己的大腿。
        Zaan眯起眼睛。
        “好的,叔叔。”她说。
        然后她冲了过去。
        拳头击碎了那人的鼻梁骨,他嗷嗷叫着倒地,鲜血从歪了的鼻子里流下。另一个则被打中了小腹。酒瓶从他手中掉下,啪的一声碎了。他喷出一口酒,捂着肚子连连后退。接下来几位则一个被踢碎了下颌,往后仰着倒在地上。一个还没反应过来头就磕到地面的石头上昏了过去。还有一个断了脊柱。Zaan跃起,踩着一个倒霉家伙的背,借力后二度起跳,下落时发力用腿压断了骨头。
        剩下的强盗目瞪口呆,连连后退。
        山上时她经常遇见猛兽,她必须学会应对。
        她喘了几口气,准备逃走。
        她突然被人抱住了,紧接着一只手卡住了她的喉咙。她忽略了带她上来的那个人。
        完了。
        她被那人举过头顶甩开,狠狠砸在地上。
        那人揪着她的衣领将她拖向强盗们。
        “妈的!”回过神来的强盗们大骂。他们纷纷跑过去拿武器。
        “一群垃圾!被一个女的弄成这个鬼样!”最里面那个强盗拨开人群走了过来。之前他一直沉浸在酒精的诱惑中。他穿着与众不同的,更坚固的盔甲。显然,他是这群人的首领。
        Zaan恐惧地往后退去。
        “杀了你大概不够泄愤,我的手下可不想给你一个痛快。”他冷笑,“虽然我对你这种小东西不感兴趣,但他们可说不定。我就帮他们一个小忙吧。”
        他猛地伸手,抓住了她的头发将她拉了起来。衣服被撕开,落到地上。她的身体洁白得像雪,任何接触都像是在玷污。
        他抓住少女的脖子,将赤裸的她丢到一边。
        “好了,怎么处置随你们便吧。”
        她蜷缩成小小的一团瑟瑟发抖,长发散开披在身上。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人们围了上来。他们粗暴地拉扯她的长发,凶狠地捏着她的躯体,有人甚至拿刀去割她的肌肤。剧烈的疼痛令她失声尖叫。
        有人掐住了她的喉咙。她无法呼吸。渐渐地,强盗们的辱骂声混成了一片,整个世界暗了下来,一切似乎都正离她而去。
        混乱中似乎有人抬起她的腿。
        她没有力气反抗,任由他们随意摆弄着自己的身体。
        突然一切都停止了。
        掐她喉咙的那只手松了开来。接着浓腥的液体喷到了她的脸上。她用尽力气滚到一边,剧烈地咳嗽着,视线也逐渐恢复清明。
        一群穿着长袍的人来了。是他们杀死了这些强盗,救了她。
        Zaan伸出手摸了摸脸。脸上满是还未凉透的液体。她低下头。血,她满手是殷红的血。
       
        “好了,没事了,可怜的小姑娘……”一件长袍被披到她身上,紧接着是一句安慰。
        她揪紧袍子,颤抖着,抽噎着。
        “维吉卡,别把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事情上。”一个男声不耐烦地响起,“我们是来找人,不是来清强盗窝的。”
        “哦,刚才又是谁差点被刀捅死?”被称作维吉卡的女人反驳他,“再说,换成你的话,被强暴的滋味也不好受吧?”
        “地下室那几个女孩子也救出来了。我问了下,没有要找的人。”一个新的男声响起。
        “谢谢你,伊莱尔。噢,她们也跟着上来了。”
       寂静。Zaan仍在哭泣。
        “你瞧,维吉卡━━我们在这耗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天都黑了才,却没有找到我们要找的人。Thur......龙主子一定会生气的。”
        “闭嘴,阿莱沙。别对我颐指气使的。队长是我不是你。以及,你连龙主子的名字都说不对。”
        “维吉卡,这几个女孩子怎么办?”伊莱尔问,“她们居住的村庄已经毁了。”
        “那可真该死。越来越麻烦了。”阿莱沙讥讽道。
        “我带她们回教会吧,你们继续找。艾拉和拉亚斯,你们两个过来就行。伊莱尔,你领剩下的信徒继续寻找。”
        “是,维吉卡。”
        “至于为什么我没带应找的人回来━━”维吉卡深吸一口气,“我会向龙主子解释清楚。好了,就这么多。”
        维吉卡伸给Zaan一只手:“起来吧,小姑娘。我们得上路了。一会到教会记得表现得好点……龙主子这几天心情都很糟糕……加上我们没能找到它要的人……天呐的确糟透了。”她压低声音说。
       
        “谢……谢谢你。”Zaan说。她的声音因为哽咽仍有些变形。维吉卡点了点头,烦躁地踢着路上的石块。今晚有云,月亮躲藏着不见踪影。路上几乎漆黑一片。三个信徒一个举着火把引路,另两个施了烛光术照明。
        人们一直这么沉默着。月亮渐渐西移,星星也跟着滑向一边。
        Zaan逐渐平复了情绪。
        就当是一场梦。她对自己说。而且他们也还没来得及对她做点什么。
        她们在一处阴暗的山崖下停下休息。
        “自以为是━━固执己见━━还是个自大狂━━教会竟还能包容他,天啊,”维吉卡愤愤地低声道,“不会龙语偏说自己会,结果连龙主子的名字都怎不对。”
        “你是说……刚才的阿莱沙?”坐在维吉卡身边的Zaan听见了她的话。
        “啊,对,就是他。”维吉卡嗤笑,“杖着自己的父母恩高阶信徒就得意得要命,对别人的工作指指点点的。他还信心满满地觉得自己会成为龙祭司呐。”
        “龙祭司?”Zaan想起书上所言,每头龙都有位属于自己的祭司。“你们的龙主子……还没有祭司?”
        “是啊。选谁可不由我们定……凭龙自己的喜好。不过他……”
        “唔……应该……不会吧?”
        “龙可不笨。”维吉卡揉揉Zaan的脑袋。“行,我们得上路了。”
        “嗷!”Zaan起身时没注意,绊了一把,灰头土脸地爬了起来。
        “小心,这一带石头挺多的。”一个信徒提醒。
        她们沉默了下来。火光跃动着,一明一暗。
        又走了很久之后,维吉卡领着众人拐了个弯,向着山里进发。
        气温降了下来。道路的两旁开始变白,风夹着碎冰扑过来。
        火把熄灭了。两个烛光球飘上前来。
        “这片山……很熟悉啊……”Zaan轻声说。
        “你来过这?”
        “我经常来这边狩猎。”
        “Thurvokun喜欢呆在有雪的地方。”维吉卡说,“可我们不能把教会设得那么高,那太冷了,而且进出都会很不方便。”
        “什么?Thurvokun?”
        “嗯?有什么问题吗?”
        “它是……你们的龙主子?”Zaan抬起头,惊讶道。
        “你不知道吗?”维吉卡有些奇怪,“这一处只有它一头龙啊,不是它又会是谁?”
        “谢了……没什么。”Zaan轻声说。
        “一片地域只会由一头龙统治。几年前一头陌生的龙入侵,Thurvokun还和它打了一架呢。那天晚上几个勇敢的信徒战战兢兢地为它涂了药。回来后大家聊天,他们说伤口被人包扎过了,也不知是谁那么大胆。反正那几个信徒没怎么睡好,毕竟我们实际还是蛮怕龙的嘛。”维吉卡抓抓头。
        Zaan噗嗤一声笑了。
        “好吧,那几个信徒在接下来几星期的确成了大家戏弄的对象。”维吉卡看了看Zaan,又及时补了一句,“只是逗逗他们罢了。”
        “我们到了。”一个信徒说。
        Zaan往前看着,只见无数龙形火盆在燃烧着。它们挂在崖壁上,置在石柱顶,吊在石穹内,把黑色的天空照得通明。
       
        “你们就暂时在这呆着,”维吉卡将她们带进一个空房间,“先别出来。”
        Zaan看着维吉卡忙碌。待维吉卡走到她身边时,她小心翼翼地揪住了对方的衣袖。
        维吉卡疑惑地低头。
        “我……我可以陪你去吗?我想看看它……”Zaan小声问。
       “那很危险,”维吉卡担忧地说,“它可能会伤害你……”
        “我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求你了……”
        维吉卡无奈地摇头。
        “唉,好吧。”
        
        维吉卡抓紧Zaan的手奔跑。两人穿过迷宫般的教会,冲进一处角落,来到一架木梯前。
        “我们爬这个,会快点。”维吉卡递给她一件厚厚的棉衣,“喏穿上。”
        “注意脚下,别踏空了。”
        “嗯。”
        维吉卡攀爬的速度很快,Zaan在后面勉强跟着。
        “你们是要找谁啊?”Zaan随口问。
        “一个于龙主子很重要的人。它说,这关乎教会的未来。我想,那一定是个很厉害的的女孩。”维吉卡也随口答。
        像缺失了什么似的。Zaan觉得心口空落落的。
        “它是……怎么告诉你们的?应该……很多人听不懂龙语吧?”
        “有几个信徒了解一点龙语。昨天晚祷时,龙主子突然飞过来降落。这已经不是它第一次这么做了,所以大家并不是很惊慌。它咆哮着。那几个信徒跑过去听了,然后把任务交给了我。”
        “唔。”
        攀爬十来分钟后,维吉卡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小块方形夜空。
        Zaan将身子探出通道口。维吉卡抓住她的手,使了点劲将她拉上来。她环顾四周。四周是一大片茫茫雪地,在月光下反射着美丽的光辉。
        突然间,愤怒与悲伤似海潮般涌入内心。
        那是Thurvokun的情感。
        她看见了那头可怖但美丽的巨龙。它正卧在雪地深处望着月亮,背对着她俩。
        Zaan感觉到维吉卡在发抖。
        “你……怎么了?”Zaan悄声问。
        “我……很害怕。”维吉卡咽了咽口水,艰难地说,“我不敢……一个人面对它。”
        “它一定很愤怒。我没能带来它需要的人。我很抱歉……我必须……但……但……”
        她捂住了脸,不敢去望那个身影。
        Zaan明白了。她深吸一口气。
        “谢谢你救了我。请让我去同它解释吧。”她拍了拍维吉卡的肩。
        “呃……你?不行……别去冒这个险。”维吉卡震惊地放下手,“还有,你根本……不认识它!别乱跑,就呆在这。”
        “没事的维吉卡,我可以站远点,好及时逃跑。”Zaan的目光偏向一边,“我反应很快的。”
        “你觉得你可以躲过━━?”
        “没关系,要是真的被咬住了或者吐了火,记得来救我啊。”
        “那好吧……拜托你了……我会尽我全力去保护你。”维吉卡叹气,“我告诉你那个女孩的名字吧?”
        “不,谢谢你,”Zaan回头冲她苦笑,“我现在,一点也不想知道啊。”
       
       它要找的不会是我。
        维吉卡都已经说了,是个于它,于教会很重要的人。
        一个普通人于龙而言,没什么用啊。
        所以Zaan,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她拍拍自己的头。
        为什么会难过呢?
        我应该……为它开心才对啊……
       
        “Thurvokun。”
        巨龙转过身来。它的鳞片反射着清冷的月光。
        它向她爬来。
        “抱歉这几天没能来见你,”Zaan轻声说,“我有点事……”
      她闭口不谈被强盗捉走的事。
        “听你的信徒说,你是在找一个人?虽然目前没有找到。”
        龙没有开口。带着寒意的金黄龙眸半眯,似在审视。
        “还请你别惩罚维吉卡。她是因为救人才中途回来的。这其中……也有我。如果可以,我可以去帮忙。我可以做点什么。”
        龙还是不语。
        “我愿意去找她。”
        她垂下头。喉头有种哽塞感。
        “那你去把那群信徒带回来吧。”Thurvokun终于说,“我很高兴你没事,而且能到这儿来。”
        “呃,什么?”
        “既然来了,也就别再走了。再见。”它咕哝了一句,绕过她爬走了。
        她呆愣在原地。
        “你没事?太好了。”维吉卡跑过来,抓住她的肩上下打量着她,然后长出一口气,“真是太谢谢你了。”
        “没什么……还得感谢你……它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
        “我想是的。”维吉卡抹了把汗,“或许伊莱尔的汇报出了点差错,那几个姑娘里是有个叫‘Zaan’的。咦你笑什么?”
        Zaan正捂着嘴笑。
        “你们应该也问问我的,”她微笑着说,“那个,我就是Zaan。”
        一切好过所有她所预料的。
        她金色的发丝因风吹拂而飘飞。月亮正往山后斜去,淡淡的月光给她笼罩上了一层银白的雾。一切仿若空灵。在天空的那头,隐约发着亮。
  
       
       
       
       
       
       
       
       
       
       
       
       
       

迷上zaan了
龙祭司妹子真可爱
(结果小说开始魔改lore)

我,把sp的魄伊特像当成龙雕了xD